字数:4567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一晃有十年了吧,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论坛。我有时候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会下象棋,曾经是棋坛上叱诧风云的高手。一方面,用电脑软件下棋的人太多,你根本不知道绞尽脑汁对阵的是人还是机器。另一方面呢?  象棋论坛里,女生是稀有动物。有一次,看到一个新ID,叫做Angela。很普通的英文名字,但我对这个名字却有天然的好感。看她下了几盘,功底还不错,至少在女生里面是佼佼者。  慢慢地,看她下棋的人越来越多。这效应,就像美女进清华一样吧。两个人下棋的时候,旁观的人还可以发言。大家都夸她下得好,很聪明,还有人说Angela肯定是又聪明又漂亮的女生。但忽然有个人说,一般下棋好的女生都长得难看。Angela也不反驳,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,只有棋子拍在棋盘上发出的清脆声音。  我有点失望了。她不反驳,是默认了么?毕竟,这是个很残忍的事实。那时候,我们并不熟,仅有的一些交流,都是她请教我下棋的事情。等她下一次请教我的时候,我有一点心不在焉。她感觉到了么?  第二天,她贴了一个长贴,主要是她的棋谱,后面附了几张清凉养眼的照片。那天的论坛盛况空前,水漫金山,可以说是那个论坛开办以来最热闹的一天。也不知道大家来这个坛子到底是来下棋还是来看美女的。  但是最震撼的那个人是我。  但是我装作不动声色,只随意地留言表示称赞。再见她的时候,仍然只是互致寒暄,讨论了一下她刚下的一盘棋,就匆匆下线。那时候学业繁忙。而且,我也不想让她看出来我的变化。  但我去论坛的时候渐渐多了起来。而且一上去,我就会找她的名字,然后去她所在的棋室看她下棋。她注意到了么?我又希望没有。  接下来是论坛的一次挑战赛。Angela进步很快,顺风顺水就赢下了第一轮。我破天荒大大夸奖了她一番。她开心地很,公开就叫我师傅了。隔着屏幕,我脸红了一下。不过我也没拒绝。  第二轮她的对手很强,我平时跟他下都没有必胜的把握。不过那天,Angela如有神助,下得异常精妙。有一步弃子取势,兵行险着。看起来对手如果吃掉她的一匹马,马上会遭致狂风暴雨般的进攻,但也不像会被立刻将死的样子,甚至还有反击得手的机会。犹豫再三,对手还是吃掉了那匹马。没想到,这真的是个死亡陷阱。Angela接下来的攻击一气呵成,让人眼花缭乱,最后竟然一击奏功,擒下对手。  我悄悄发了个私信给她:「那步马五进七,是不是有人指点?」  她的回答很狡黠,「你问那么多干什么?」  我们的联系开始密切起来。我要了她的QQ账号,这样不去论坛也可以和她聊天了。  她后来承认,第二轮她请了爷爷出来助阵。爷爷是个象棋高手。  我并不觉得她的作弊有多了不起。本来就是娱乐比赛,她请爷爷来帮忙反而说明她对比赛很认真。现在想想,给她找的借口有多可笑。  「你有个高手爷爷,干嘛还要认我做师傅?」  「因为你年轻,单身。」  她的回答让我有点蒙。  一种暧昧的氛围迅速升上来。傻瓜也能听得出来吧?  但是,我不是单身。  我装作没有听懂她的意思。  不久,导师派我去开会,刚好在她的城市。我试探性地问她要不要见光死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  「谁死还不一定呢。」她狠狠地说。  我西装笔挺地去见她,她也精心化了妆。我们正襟危坐在餐馆里见面,那场面,有点滑稽。  我仔细地,但是不露声色地观察她,想从她的眼神里发现她对我的看法。但是,我完全看不出来。  我唯一确定的一点是:她没有认出我来!  她就是那个初中转学到我们班,只读了一个学期就转走的女生。而我,就是那个貌不出众的,木木讷讷的,但是竟然破天荒写了情书偷偷放进她抽屉里的男生,用的还是歪歪扭扭的仿宋体。那封情书的归宿是老师的办公桌,而我在老师犀利的眼神下涨红着脸死不承认。  那顿饭我们吃得很绅士,其实我内心是想入非非的。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毛衣,隆起的胸脯显得格外柔软,让人很想去握住抚摸。餐桌下我无耻地硬了。  吃完又聊了一会儿,聊了很多论坛上的人和事,我也渐渐风平浪静,赶紧抓住机会和她道别。上车前礼貌地和她拥抱了一下,目视她的胸一寸一寸靠近我,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温热。我在下体迅速勃起之前放开她,钻进了车里。  那次的见面迅速拉近了我们的距离。我有点佩服自己,把持住了风度。我应该给她的印象不错吧?没有猴急猴急地向她求欢,甚至连暗示都没有。  渐渐地,我们不再聊下棋。该死的象棋,到底有什么好聊的呢。两个正常的人,聊着聊着,一定会聊到性的话题吧?我们也不例外。  「好奇一下,没有个男人在身边,你的生理问题怎么解决的?」  我终于开始挑逗她。心怦怦地跳得很厉害,有点担心她发作。  没想到她毫不示弱。  「这不是问题,我的振动棒质量超好,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稀罕功能,譬如坦诚直白不玩心眼,也不会说保重再见、需要的时候永远都在身边。」  我的心没来由地刺痛了一下。真是的,我跟一根按摩棒叫什么劲。  「就是要经常换电池。」没有忍住,我还是报复性地讽刺她。  「我的宝贝儿可是高级货,不用电池,充电就好。这么长时间,服务周到,从没掉过链子。」  她寸步不让。  我一时语结。如果她在,我想我会立刻恶狠狠地扑上去。  此后我两个星期没有和她联系。其实我非常想她。想象里,我已经无数次脱光她,占有她,对着她光洁柔滑的肉体喷射过了。  突然发现去她城市的航班中,有一趟CA打头的航班号,正是我们同班时的班级号。这简直是天意,给了我一个去见她的决心和借口。于是,我把这个数字没头没脑地发给了她。  她会明白我的意思么?她会不会想起这个数字的意义?或者她完全不懂,所以她根本不会到机场来接我。我甚至想象到自己孤零零走出候机厅的样子,真是绝妙的嘲弄。不过,那样我也认了。  但是她来了。我的Angela仍然穿着那件粉红的毛衣,亭亭玉立地站在出口。我在人群中释然。那一刻,心里有一丝得意。想起Angela下的那一步棋。我这一步,是不是也是兵行险着?  上了出租车,司机问去哪里的时候,我完全没有反应。我根本就没有想到预先定好酒店。难道我说,去开房么?直到Angela报出了她的地址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我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,她的眼神似乎有点愠怒。  终于独处的时候,我们反而拘谨起来。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。最后,我们居然摆开棋盘,下起棋来。  毫无悬念地,我将她杀得片甲不留。  我抬头看她。  她忽然爆发了。「你知道么,我们一家人都画画,而且画得很好。所以,我们俩没戏。」  的确,她给我看过她的画,非常好,我也很夸张地赞扬了她。我还很虚心地告诉她,画画这件事,可以说是我最大的软肋。其他任何事情,我都做得很好,唯独在画画上,真的是半个细胞都没有。  我有点愣愣的。她在这个时候忽然说这个。  「告诉你吧,我还不会说话的时候,就已经会调色了。你就不同了,我看你压根就是个色盲。从你点菜我就看出来了。」她不依不饶地。  我一时气结。「你也太无厘头了吧?我怎么得罪你了?」  「怎么没有?小心眼,会下棋了不起啊,也不知道让着我一点。」她气鼓鼓地。  原来是这样啊,我如梦方醒。看她腮帮子鼓鼓的,很可爱的样子。我忽然把她搂过来,开始吻她。  她猝不及防,挣扎了几下,但力气相差太远,等我们的唇真真实实触到了一起,她就放弃了抵抗。  我的舌头顺势伸了进去。她的呼吸急促起来,舌头开始回应我,吸吮,纠缠。  我的手袭上她的乳房。柔软的,粉红色的毛衣,手感非常好,我爱不释手地揉搓着。  她开始呻吟,使劲地吸吮我的舌头。我从她衣领伸进去,握住了她赤裸的乳房。  她的身体开始扭动。  我的手继续向下,撩开她的短裙,隔着内裤抚摸她的私处。她微微分开腿,方便我的抚弄。我干脆伸手到腰间,滑进了她的内裤,手指陷入她湿热的沼泽,被她的两片肉唇包裹住。  她完全动情,呻吟得厉害,身体抽搐。但是,我们的唇始终没有脱离接触。  我用大拇指抚弄她的肉粒,食指和中指插入她的蜜穴,开始缓慢地抽插。  很神奇地,当我还衣衫完整的时候,她已经到达了高潮。  那一天,我才知道那根让我痛恨了好久的按摩棒,根本就不存在。  Angela的身体极其敏感,很容易到高潮。她的身体,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。  那两天,我们一直腻在一起,不知疲惫地做爱。  好想好好爱她,让她兴奋,让她高潮,给她极致快乐地高潮体验。  有一次抽插的时候,我试探性地问她:「宝贝,喜欢听我说脏话么?」  她点点头。我感觉到她身体的反应更激烈了。  于是我把赤裸的她抱到一张单人沙发上,腿架在扶手上,私处大大张开。我把她的手用一条丝巾缠住,放到她脑后。这样,她的乳房就更高地翘着。那种姿势,真是淫荡极了。  「把奶子翘起来。」我命令道。  她身体抖了一下,然后顺从地把乳房挺高了些。我伸手揉搓着,捏弄她的乳头。  「腿再张开点,我要舔你的骚逼了。」我又命令着。  其实她的腿已经分到最大了。但她还是象征性张开了一下。她的脸羞涩地埋起来,但是掩盖不了,她粉红的穴口里,淫水大量地流出来。  我要彻底征服她。  最后,我把龟头抵在她的洞口,一边用手抚弄她的阴蒂,一边轻轻浅浅地进出。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  「快,求我插进去!」  「求你……」她的声音低得听不见。  「求我干什么?」我不会轻易放过她,想引导她说出更淫荡的话。  但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。她的身体抽搐着,抖动着,但始终没有说出我想听到的。  「求我插进去。」我有点心软了,退而求其次。  「求你,进来……」她低低地。  我终于全根尽没。  她在那一瞬间达到高潮。我紧紧抱着她的腰,让阴茎深深插在她里面。她的阴户一阵阵地收缩,那种感觉美妙至极。  那是她最激烈的一次高潮。  那两天我们不知做了多少次,到最后,我什么也射不出来了。  而我也到了回家的时候。  很奇怪的,我并没有不舍的感觉。  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,和任何一个女生在一起超过两小时,就会没来由地感到厌倦。虽然过一段时间,又会想对方。而这一次,我已经和Angela在一起超过整整两天了。  我没有让她去机场,就在她的公寓门口道别。她很明显地依依不舍,我却只想离开。  我还会想她么?我知道我会,想到这个我的心有些痛。  但是我们已经结束了。  她仍然没有认出我来。如果她认出我,结果会不同么?也许不会吧。  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。  这是一种奇怪的心态。好像知道自己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,明明知道这会让她痛苦也让自己痛苦,却放任自己这样下去。  难道是一种残忍的快感?  后来我再没有去过那个网站。有次表弟来,跟他说起那个论坛,他马上说要去注册一个账号。我把我的账号给了他,这样他就不用从头开始挣积分。表弟的象棋也下得很好。  一年以后我问他,有没有在论坛上见过一个叫Angela的ID,他说没有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